登录注册 西行游欢迎您!在西行的路上寻找最纯真的自己
当前位置:首页 > 西行百科 > 

德令哈一夜

作者:古罗马的马 时间:2021-04-08 13:21:42 浏览量:
德令哈一夜

 

 

 

 

 

 

不经意间读到了海子的《日记》,已记不清是在哪一年了,那近乎白描的诗句书写着戈壁滩苍茫世界最悲凉的孤寂!

看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理想国幻灭之后,诗人找到了最后的心理归宿,那是一个“美丽的戈壁 空空”的“德令哈”(蒙语‘世界’之意)。诗文所描述的苍凉而美丽的戈壁以及浸透了悲怆与最极致孤独感的诗句过目难忘,那是旷世的孤独!句句感同身受。从此,“德令哈”这三个字被牢牢印在了脑海里。

30年前,诗人为何在德令哈停留已不得而知,《日记》成文后的八个月,诗人吟诗而去。德令哈一夜则成为诗人绝世而唱的悲歌!离去的心迹已隐隐可见,如同当年顾城所作“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走过的人说树枝在长” 。只不过海子的心声所带来的心理震撼更为辽远,更感苍凉。

在那个矛盾交织混沌初开的年代,诗人海子没有发现“瓦尔登湖”,没有寂寥山林中瓦尔登湖聊以作伴的蛙鸣,他只发现了戈壁,虽然“美丽”但却“空空”!梭罗在瓦尔登湖畔重新认识了自己,而海子却迷失在了戈壁。历经瓦尔登湖的洗礼,梭罗心若涅槃,“不要给我爱,不要给我金钱,不要给我名誉,给我真理吧!”;而戈壁滩上的海子苦苦索求的“姐姐”(真理),却只如同戈壁般空空,痛苦地呐喊却无解。

谎言是真理的枷锁,但终将会被时间打破!⚡️

德令哈,这个如同长在外星球身上的名字,因为《日记》,从此在心中有了别样的记忆。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她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决定北上青藏线那一刻就已锁定了期待已久的这段行程,去感受三十年前诗人留下的神秘气息。德令哈,注定是一次满怀期待的诗歌朝圣之旅;德令哈,这个美丽的名字,始终遥远而神秘!因为海子,我们驱车万里,只为这个魂牵梦绕多年的名字-德令哈!

中国梦大潮亦难掩西部小城特有的沧桑感,灰浑的远山、嘶吼的巴音河、荒生的野草和偶尔闪现的创业年代的旧楼房,宽阔整洁的街区不见车水马龙,搭讪或问询皆和颜悦色,小镇令人欣然。德令哈,30年前诗人笔下“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今天已“三十”而立,茁然于西部戈壁。

诗人海子的一句“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成为了这个西部小城最经典的文学反映。循河缓步,巴音河涛声依旧,然物是人非,唯留诗句萦绕传唱小镇街巷,入耳喟然!

小城因诗句而名闻天下,自然诗人的痕迹街头巷尾时而触目。海子诗歌纪念馆临河而建,一处幽静的开放式花园布满了一篇篇诗歌石刻。 涛声轰然伴心中默念,思绪激扬飞无尽遐想!诗人当年所倾述衷肠的“姐姐”今天是否安然?!如果诗人尚在,他们能否携手喂马劈柴,面朝春暖花开的大海 ?……

诗人的理想、生活的期许和现实的冲撞只能让诗意成为永远的远方!

斯人已去,唯留诗句传世芬芳!

30年前,诗人受命运遣使来到了西部这处荒远的犄角旮旯,不为所知的短暂经历使诗人写下了这篇不朽之作,《日记》。德令哈一夜,让中国西部戈壁滩上的这处荒凉小城声名鹊起。

“今夜我在德令哈,我不想念人类,我只想念妳”!

这就是诗歌的力量,文字的魅力!

采一把野花,致敬诗人!

来去匆匆忽然一瞥,30年前“美丽的戈壁,空空”;30年后,已然绽放为一朵美丽的戈壁之花,德令哈!

~ICEROCK.

德令哈一夜

 

 

 

 

 

德令哈一夜

 

 

 

 

 

德令哈一夜

 

 

 

 

 

德令哈一夜

 

 

 

 

 

德令哈一夜

 

 

 

 

 

德令哈一夜

 

 

 

 

 

德令哈一夜

 

 

 

 

 

德令哈一夜

 

 

 

 

 

德令哈一夜

 

 

 

 

 

德令哈一夜

 

 

 

 

 

德令哈一夜

 

 

 

 

 

 

 

推荐美食

留言跟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