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西行游欢迎您!在西行的路上寻找最纯真的自己
当前位置:首页 > 西行快报 > 

巅峰之旅侧记二——雪域天路 生命旅程

作者:信阳周刊新闻网 时间:2020-08-01 10:49:12 浏览量:

“龙潭·信阳毛尖”巅峰之旅豫陕甘青藏川渝鄂八省巡展慰问侧记二

本报记者刘宏冰

巅峰之旅侧记二——雪域天路  生命旅程

巅峰之旅侧记二——雪域天路  生命旅程

巅峰之旅侧记二——雪域天路  生命旅程

巅峰之旅侧记二——雪域天路  生命旅程

巅峰之旅侧记二——雪域天路  生命旅程

巅峰之旅侧记二——雪域天路  生命旅程

巅峰之旅侧记二——雪域天路  生命旅程

车过格尔木,青藏线在柴达木盆地上转了一个美丽的弯,折向西南,沿着格尔木河,溯源而上,翻过海拔4772米的昆仑山、海拔4800米的风火山,然后就一直在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的雪山冰峰中蜿蜒前行,越过素有“生命禁区”之称的五道梁和可可西里无人区,跨过通天河、沱沱河和楚玛尔河,翻越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穿过一望无垠的羌塘草原,抛开念青唐古拉山的羁绊,挣脱羊八井峡谷的困顿,才终于与横跨横断山脉、一路向青藏高原攀爬而上的川藏公路相会在美丽的拉萨河畔。

60多年前,西藏和平解放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四川和青海等省各族人民群众以及工程技术人员组成了11万人的筑路大军,在陈明义、慕生忠等人的亲自率领下,在严寒缺氧、物质匮乏的极为艰苦条件下奋勇拼搏,以3000多名英烈捐躯高原的惨重代价,终于历时5年筑成的总长4360公里的川藏、青藏公路,于1954年12月25日同时通车拉萨,结束了西藏没有公路的历史,改变了西藏人背畜驮的原始运输方式,在“人类生命禁区”的“世界屋脊”创造了公路建设史上的奇迹。在随后六十年的改造、整治和养护过程中,一代代交通人秉承传统,以路为家,为西藏交通运输事业的发展注入了强大的精神动力。青藏、川藏公路的建成和畅通,不仅保障了西藏社会和驻藏部队的物质供给,保证了西藏边疆的稳固和发展,更加快了西藏历史进步的步伐,翻开了西藏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新篇章。

如今,青藏公路是世界上首例在高寒冻土区全部铺设黑色等级路面的公路,被称为“世界屋脊上的苏伊士运河”,担负着80%的进藏物资的运输。全线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行进在青藏线上,那莽莽逶迤的昆仑,浩瀚无边的草原,会使您訇然震撼,心旌摇荡。

沿青藏公路一路前行,玉珠峰的俊美,昆仑山的雄奇,风火山的瑰丽,唐古拉山的伟岸,念青唐古拉山的英俊,一路的美景都无法消除因缺氧给我们身体造成的头痛、胸闷、浑身酸痛乏力等各种不适;还有那坐落在昆仑山中的元始天尊的玉虚宫、西天王宫的神秘瑶池,文成公主进藏时留在唐古拉山中降伏风雨的莲花座,以及念青唐古拉山神唐拉雅秀与纳木错的美丽爱情传说,在我们沿途看到听到的英雄故事面前显得如此苍白;当我们每每看到天路沿线驻守在雪域高原的边防战士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依然进行着高强度的军事训练,为了边疆的稳固而流血流汗时;在横穿素有“生命禁区”可可西里无人区时依然看到筑路工人和道班工人不顾个人生命安危,依然在为了道路的重建、翻修、维护畅通而从事着繁重的体力劳动时;在沿途县乡镇偶遇内地援藏干部抛家离口、远离家乡,为了西藏全面建设、为了藏汉一家亲,不顾强烈的高原反应和常年劳累、努力工作而造成的身体损伤时,我们的不适已经不再那么重要。我们能做的只是用双手虔诚地奉上我们从家乡带来的香浓的龙潭信阳毛尖和鸡公山美酒。

斗转星移,转眼间距青藏、川藏公路通车60年过去了。据资料统计,截至2013年底,西藏公路通车里程达到48678公里,墨脱公路通车,结束了全国最后一个县不通公路的历史。1965年3月1日,萨机场建成通航,为西藏与内地架起“空中金桥”;2006年7月1日,青藏铁路正式建成通车运营。就在我们到达拉萨的第二天,2014年8月15日,拉萨至日喀则铁路正式开通运营。今天,以拉萨为中心,青藏铁路、五个机场以及20条国省道干线公路、74条专用公路和众多农村公路,让“进藏难”已经成为历史,“出行难”也得以缓解。

然而却很少有人知道,在解决内地“进藏难”、西藏“出行难”的背后,是无数先烈和英雄用生命和鲜血为代价而换来的便捷和通畅。这里请允许我引经据典,略举几例:

陈明义,河南商城县人,原西藏军区司令员兼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在同张国华、谭冠三率领十八军进军西藏、和平解放西藏后,被毛主席、周总理亲自点将,曾率数万筑路大军和建筑工人,历时十余年,先后完成了川藏公路、中尼公路和甘孜、当雄、贡嘎、邦达等机场的修建任务,被西藏人民亲切地称之为“金桥司令”。

慕生忠,陕西吴堡人,原西藏工委工交部长。1954年5月11日,他亲率19名干部,1200多名民工和战士,用7个月零4天,切断了25座横亘的雪山,建成了世界上最高的公路——青藏公路。他自己也长眠在了昆仑山上,了却了他一生最后的心愿。

张福林,河南扶沟县人。1951年参加修筑康藏公路。在海拔5000多米雀儿山施工地段,不顾高山严寒、缺氧和身体严重贫血,坚持带领全班学习爆破技术,连续作业,提高标准工效二十五倍,节约大量炸药,加速了工程进度。12月10日在检查炸药室时,遇塌方,身负重伤,抢救无效,以身殉职。

普通筑路工小韩,甘肃人,在青藏公路修过唐古拉山口不久,他患了肺水肿却还坚持干活,慕生忠强迫送他下山治病。可是不顾劝阻,仍然抱病劳动,他说:“我是来修公路的。公路没有修到拉萨,我决不离开工地,就是死,也要面朝拉萨的方向!”几天后,小韩病情恶化,最终停止了呼吸。离拉萨不远安葬小韩的那块地方,便被称作了“韩滩”。

陈刚毅,湖北交通规划设计院高级工程师,他于2001年开始,多次技术援藏,先后担任山南地区湖北大道项目部总工程师和国道214线角笼坝大桥项目法人。期间身患癌症,但仍心系工作,以对党和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把全部的智慧、心血和汗水都倾注到交通事业上,以顽强的意志与病魔抗争,呕心沥血,忘我工作,在手术后7次化疗期间,4次进藏,献身岗位,出色完成工程建设任务。

杨传堂,山东禹城人,国家交通运输部党组书记,部长。从1993年11月担任西藏自治区党委常委、常务副主席,到2006年5月离开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的岗位,他在青藏高原奋战了十几个春秋。曾经长期分管西藏交通工作,几乎走遍了西藏交通系统所有的基层单位,跑遍了74个县、市、区中的71个,三个没有去成的县都是因为交通十分不便。在他的勉励和支持下,西藏自治区交通厅、公路局始终把改善养路工生产生活条件,激发养路工爱岗敬业放在突出位置。先后涌现出“10 9道班”、加加“铁姑娘班”、青藏公路2 4工区等一批先进集体和以全国劳动模范巴恰、节节、小多吉,优秀共产党员扎朗,全国“三八红旗手”边巴卓玛为代表的英模群体。

安多109英雄道班,青藏公路上任务最繁重的道班之一。14位养路工人。负责以唐古拉山垭口为中点,左右两侧各延长20公里,共计40公里、平均海拔高达5100米的青藏公路的养护。长期严重缺氧,这里的道班工人30多岁就开始须发脱落;1966年到1980年,仅14年间,就有218名工人死亡,平均寿命只有52.5岁,现在每年死亡职工人数达30多人。八成道班人接父辈班,80%以上的道班工人都是二代或三代养路工,他们的父辈在青藏公路建设之初就来到这里,坚守数十年。以前每公里配备一名养路工,现在每名养路工要负责近3公里路段。因为不再招工,退休的职工越来越多,人员在一个一个地减少。

……

雪域的天路很长很长,英雄的故事很多很多,一路走来,我们不断地被高原的美景吸引着,被天路的艰险震撼着,被英雄的故事感动着……

前不久,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就川藏、青藏公路通车60周年作出重要批示,要求进一步弘扬“两路”精神,助推西藏发展。习主席指出,当年,10多万军民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团结奋斗,创造了世界公路史上的奇迹,结束了西藏没有公路的历史。60年来,在建设和养护公路的过程中,形成和发扬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顽强拼搏、甘当路石,军民一家、民族团结的“两路”精神。

天路通天,曲折蜿蜒,展现的是人与自然不屈抗争的壮美诗篇。天路通天,美景无限,又何尝不是我们浏览祖国壮美河山的美丽画卷?


相关游记

推荐美食

留言跟帖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立场)

网友评论